足球苏维埃对罗,苏维埃罗西亚和苏联

各种制约因素产生的深层次原因主要是社会文化心理因素。其中大俄罗斯民族主义是最基本最核心的因素。为了分析方便,这里将其产生的原因分为以下六个方面:

1.民族心理因素

俄罗斯民族是一个民族主义十分强烈的民族。这种民族主义是在俄罗斯靠军事扩张使其版图逐步扩大、国家逐步强盛起来的长期历史中形成的。俄罗斯原本是欧洲东部边缘一个幅员中等偏下的国家。在俄罗斯最初形成统一国家时〔瓦西里三世(1505~1533年)〕,其领土面积只不过280万平方公里。但后来经过历代君王的不断征战扩张,到了1917年沙皇统治寿终正寝时,俄罗斯已成为横跨欧亚大陆,东西长10 000余公里,南北宽5 000余公里,总面积2 000余万平方公里的世界第一地理大国。在这部长达几个世纪的历史中,武功赫赫、战绩辉煌的军事扩张胜利世代相传地把民族主义的烙印深深地打在俄罗斯人的心理和性格上。

这一根深蒂固的大俄罗斯民族主义主要内涵包括:疆域的扩大和军事的强盛培植起来的强国自尊意识;长期对外封闭造成的孤立自得意识;专制主义传统熏陶出来的顺从权威意识。在这些意识中“强国自尊意识”是最核心和最主要的意识。

大俄罗斯民族主义的历代沙皇统治中一直被用作巩固政权的政治思想工具。而在苏维埃政权时期,这一民族主义不仅没有被彻底地清算和消除,反而在一定程度上还有所发展和加深。在苏联国内民族关系中,当局和舆论总是把俄罗斯民族称作“伟大的母亲”,而把非俄罗斯民族称作“伟大俄罗斯民族的忠实儿子”。在国际关系中,总是以“老大哥”和“救世主”的身份自居,而把别的友好国家视为“小兄弟”和“被拯救者”。在外交事务中,总喜欢教训和指挥别人,在谈判中常常把对方的含蓄和谦虚当作软弱可欺,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即使是“新思维”的发明者戈尔巴乔夫和独立民主俄罗斯的“奠基人”叶利钦,当其政治经济局势陷入困境时,也乞灵于俄罗斯民族主义的特殊效能,把“俄罗斯爱国主义”作为整合民心、扭转局势的武器。就连当前国内外评价都很高的新总统普京也依然把“维护国家利益”、“国内目标高于国外目标”、“捍卫大国地位”的目标作为俄外交的主要方针。

俄罗斯人的民族主义不仅表现在政治上,也表现在经济上和日常生活中,在昔日同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联系中,他们标榜的是“无私的国际主义援助”,而实际做的却是不放弃民族私利和对别国的控制。在同异族交往的日常生活中,总喜欢强调自己的民族情趣和风俗习惯。可是,长期以来在俄罗斯一直把“民族优越感”说成是“民族自豪感”,把“俄罗斯民族主义”说成是“俄罗斯爱国主义”。这种过分的“民族自豪感”和狭隘的“爱国主义”是以排他性为前提的,即把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存在与发展视为对本国和本民族存在与发展的威胁。特别是在俄罗斯社会转型动荡时期,政治经济危机连续不断,其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不仅与昔日的另一个超级大国已无法相比,就是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也相形见绌,就连原来的“小兄弟”也超过了自己而走在了前头。这是许多“大俄罗斯民族主义”情绪严重的人所无法接受的现实。于是,那些“大俄罗斯民族主义”的特性就以新的表现形式非理性地甚至反常地外化出来。他们对别的国家由居高临下到排斥和反感,对外部世界由泰然处之到怀疑和戒备。在同中国的经贸合作中,把正常的易货贸易说成是“吃亏贸易”,把必要的资源出口说成是变成了“原料附庸”,把极其需要的劳务进口说成是来自邻国的“人口扩张”。

2.民族文化因素

由于俄罗斯民族横跨欧亚两大洲而居,历史上既受到来自西方文化的影响,也受到来自东方文化的影响,因此俄罗斯文化既不是纯粹的西方文化,也不是纯粹的东方文化,而是处于两者之间的、又兼有两者文化特征的一种独立的文化体系。但俄罗斯文化所兼有的东西方文化特征并不是均等的。因历史上受西方文化的影响时间长些,而且是主动的,受东方文化的影响时间短些,而且是被动的,所以俄罗斯文化的西方文化特征更多些,对西方文化更靠近些,对其再接受的容量也更大些,而东方文化的特征则明显地少些,与其关系明显地疏远些,对其再接受的容量也明显地小些。由于俄罗斯文化是自成一统的独立文化,所以在外来文化进入时,就往往要发生文化冲突,这也包括经营文化,由于经营文化的碰撞,往往因难以容忍其他文化主体民族受益而使合作受到影响。俄罗斯文化由于对东方文化的兼容性较差,所以对我国的经济文化排斥性很大。

俄罗斯对外来文化的接受又是建立在本民族文化优越感基础之上的。俄罗斯历史上,特别是在19世纪下半期到20世纪的文艺复兴时期和苏维埃时期,涌现出了一批世界性的天才人物,出现了轰动世界的思想家、文学家和科学家,也涌现出一大批思想巨著、文艺精品和科学发明。这些辉煌的文化成就使俄罗斯人背上了包袱,他们为其辉煌的文化成就感到骄傲、自豪,然而过分的骄傲、自豪却变成了傲视其他民族文化、排斥其他民族文化的“民族优越感”、“人种优越感”。

3.民族历史因素

对别国的侵略是俄罗斯历史的最基本特征。15世纪末俄罗斯最初建成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时,其领土面积还不到300万平方公里,按苏联时期的领土面积算(2 240万平方公里),有1 96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是从别国侵占来的,按现俄罗斯的领土面积算(1 710万平方公里),有1 43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是从别国侵占来的。这就是说,即使按现俄罗斯的领土面积计算,所侵占的领土面积也均比世界上任何一个除俄罗斯以外的地理大国的面积都大(加拿大998万平方公里、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美国937万平方公里、巴西85l万平方公里、澳大利亚768万平方公里、印度297万平方公里)。仅从中国侵占的领土就达154.54万平方公里,其中东部地区为103万平方公里(约相当于2个法国、3个日本、4个英国、8个捷克斯洛伐克、25个荷兰、34个比利时)。今天俄罗斯远东富饶的南部地区(阿穆尔州、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滨海边疆区)就是俄国在1858~1860年期间通过《中俄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等不平等条约夺去的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乌苏里江以东4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可是,除列宁以外的历届苏联(俄罗斯)***都没有承认这些侵略事实。不仅如此,俄罗斯社会还为波雅尔科夫、哈巴罗夫之流的侵略者树碑立传,歌功颂德,称他们是“最能体现俄罗斯性格鲜明特点的人”、“远东的文明使者”,至今在远东城市的大街上还竖立着他们的高大塑像,在博物馆中还以俄罗斯民族英雄的名义展出他们的事迹。

俄罗斯独立后,这一传统认识依然存在。并且,由于出现边境地方贸易的无序状况,俄国内“中国扩张论”一浪高过一浪的炒作,中俄领土和边界问题更加突出出来。对于中俄东段边界协定的签订和勘界工作远东地方***极力反对。对于中俄东段边界划界的遗留问题从地方到中央都有人大做文章。对于60年代末发生的“珍宝岛事件”,他们至今把其作为“中国入侵俄罗斯的历史教训”来教育人民,声称“达曼斯基岛(指珍宝岛)这样的地方不能忘” [6] ,为此举行纪念活动,成立老战士协会……并借机加强备战活动,包括成立“乌苏里哥萨克军区”,加强对服役前的青少年军事训练等,还制定《哥萨克法》,给哥萨克划定领地,重用哥萨克首领,创办《乌苏里哥萨克通报》。特别在较多的中国经贸人员、劳务人员进入俄罗斯远东时,他们惊恐万状、如临大敌,惊呼“中国人来啦!”“黄祸来啦!”“中国人将占领我们远东!” [7] 为此,一些军事要员和军事专家提出,为应对“来自亚洲邻居的‘人口挑战’,俄罗斯应停止裁减部署在乌拉尔山以东的军队,应当在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保存大量军事和警察力量” [8] 。为什么俄罗斯人对中国人进入远东的戒备心理如此强烈?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在历史上侵占了中国的大片领土,其中包括原本是中国领土的远东,所以他们一直担心有朝一日远东地区被中国人夺回去。这乃是“不义之物在手,终生心理难宁”的通常心理反应。

4.社会政治因素

70多年的苏维埃政权时期是俄罗斯历史上最重要的时期之一。刚刚从这一时期走过来的现俄罗斯不可能完全摆脱它的各方面影响。从离现在时间最近的角度说,它对今日俄罗斯人的影响最直接。从对国内国际社会影响和改变的程度最大的角度说,它对今日俄罗斯人的影响最深。而在各方面影响中,最大的莫过于政治影响。

苏维埃政权最主要的特征是它的突出政治倾向。在这一时期,政治是统帅、是灵魂,一切都要服从于政治。在这一社会氛围中培养、教育和熏陶出来的苏维埃人,惯于用政治的眼光看待一切,用阶级斗争的思维考虑一切,用非友即敌的标准衡量一切,以“事物复杂”的逻辑怀疑一切。虽然昔日的苏联变成了今日的独联体,昔日的俄罗斯加盟共和国变成了今日的俄罗斯联邦,但这一思想体系犹在,这一体系的影响犹深,甚至千百万老苏维埃人还健在。今天,许多俄罗斯人仍持这一思想体系面对一切。这样,他们在国际经济合作中,自然要怀疑一切,包括怀疑合作的目的、方针、结果,疑心外方别有所图,怀疑经济合作带有政治目的,等等。列宁以后的苏维埃政权名义上奉行的是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实际上奉行的是扭曲了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被他们扭曲的现象存在于各个领域,其中包括把爱国主义扭曲为狭隘的民族主义。他们所提倡的“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实际上是“本国的利益高于一切”。同时在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他们追求思想上的绝对统一,利益上的绝对平均。这些政治因素反映在当今的国际经济合作中,就不免出现以下现象:不能容忍外国人受益特别是较多地受益,如果外国人受益多了,他们就认为是向俄罗斯进行了“经济扩张”,俄罗斯“吃亏”了,威胁了俄罗斯经济发展,危害了俄罗斯的国家主权等等,于是便采取种种措施阻挠经济合作的进行。

5.国家地理因素

在地理上,俄罗斯原本是一个欧洲国家,它的亚洲大片领土都是侵占而来的,其亚洲地区的人口都是移民而来的,其亚洲地区居民的祖居地都在欧洲。至今俄罗斯的政治经济中心仍在欧洲,现阶段俄欧洲部分的国内生产总值约占全俄的70%,人口约占全俄的80%。关于它是哪个地区的国家仍有争论,传统看法仍认为它是一个欧洲国家,就连生活在远东太平洋沿岸的俄罗斯人也仍把自己视作欧洲人。2000年5月,普京在会见访俄的欧盟***时指出“俄罗斯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欧洲的大国”。由于政治、经济中心在欧洲,历史上与欧洲接触多,所以俄罗斯人对欧洲较为熟悉,对亚洲较为陌生。

在这种对亚洲认知程度明显不足的背景下,近代俄国一直把欧洲中心主义和大西洋主义置于外交政策中的主导地位。现今的俄罗斯,虽然将其外交政策调整为东西方并重的全方位实用主义外交政策,但实际上仍以欧洲为战略重点和优先方向。新中国成立后,中苏两国建立了友好关系,两国人民接触多起来,相互之间逐步熟悉起来,但从60年代初起由于两党路线分歧而引起的两国长达20年之久的疏远和敌对,把本已逐步接近和了解的双方关系距离又拉大了。这种状况直至俄罗斯独立后也没有明显改变。由于对中国缺乏了解和相互关系的疏远,近年来俄远东地区新闻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和介绍甚少,还不如对西方欧洲国家特别是对美国和日本报道和介绍的多。在这种关系背景和舆论导向下,俄罗斯远东人怎么能对中国有正常的了解?据俄方在远东毗邻中国的三个边疆区(州)对869人的民意测验表明,对中国漠不关心的人占38%,对中国人持否定态度的人占23%,知道鲁迅的人只有27%,知道齐白石的人只有15% [9] 。在笔者于80年代末较早赴俄罗斯远东访问时,有人甚至提出了“中国是否有汽车”的可笑问题。

6.种族关系因素

按种族划分,俄罗斯人属于白种人,中国人属于黄种人。就人种的差异而言,种族之间的差异比民族之间的差异更大,鸿沟更深。根据“人种冲突论”的理论,不同种族长期混居、接触,必然产生摩擦、对立、冲突乃至暴力。一位俄罗斯学者这样论述:“根据这一理论,滨海边疆区潜在的冲突在于,大多数来自中国的汉人和朝鲜族人成为特别明显的种族少数,其文化和历史不为当地斯拉夫族人所理解。从理论上看,俄罗斯人和来自中国的移民之间的基本的种族差异和文化差异随着时间的推移将酝酿着产生紧张对立和可能的暴力冲突。”虽然这位学者的论述不一定完全科学,他们的推断也不一定真的会实现,但不同种族之间的巨大差异确实是客观存在的,相互之间难以接受和融合确实是现实的,搞得不好发生冲突也是完全可能的。因此说,俄罗斯远东地区反华排华行动与种族排斥因素也不无关系。

总之,俄罗斯民族是一个排他性很强、兼容性比较差的民族。正是由于这一民族特性,“唐人街”在世界很多国家的城市都可以存在并能与当地居民相安无事,而惟独在俄罗斯被视作洪水猛兽,甚至一块“中国村”的牌子也使他们疑云四起。旅美华人有几百万,仅旧金山一市就有43万人,而暂居全俄罗斯的中国人实际尚不超过50万人,远东地区只有5万~6万人,就使他们惊恐万分,掀起轩然大波。如果说美国是一个“碾碎民族差别的大磨坊”或一座“民族熔炉”的话,那么俄罗斯就是一座“把守严密的大城堡”或一个“蜇赶异蜂的大蜂巢”。正因为俄罗斯人具有这一民族特征,所以虽然俄罗斯对外开放方针已向世人宣告10余年,但至今外国人仍感到门难进、事难办,虽然对外经济合作的优惠政策制定了无数项,但至今均难以落实,其国内的不良环境仍使外国人望而生威.

理由很简单。以前是专业队的业余队,后来都成了专业队。不仅是足球,还不及欧美等发达国家的专业化项目。

其实专业队的模型也不是我们发明的,而是前苏联发明的。当时,苏联和西方全面对抗,当然要用体育来对抗。最好的舞台当然是奥运会。因为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不喜欢“职业选手”,所以奥运会不允许专业选手参加比赛。

这时,苏维埃联邦召集了一些运动员,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训练和恢复条件,这些运动员的成绩很快,可以在奥运会上战胜大多数职业化水平。

这是专业运动员。也就是说,我是体育公务员。国家为了解决他们的生活、训练、恢复等所有后顾之忧,他们经常训练和比赛。

认真地说,职业运动员的成本一点也不低。以2002年进入世界杯决赛的中国男子足球队队长马明宇为例,他13岁时入选了四川青年队。那一年我拿了工资。他的工资和他工作了20年的父亲的工资很高。

现在说来,马明宇13岁,领着BAT普通程序员的工资。

本质上专业选手和专业选手没有什么区别。对于大多数职业化程度不高的运动,专业运动员对业余运动员给予低次元打击。

体操、射击、田径(前苏联)、游泳、冰壶等职业化程度不高的项目。

但是,专业化水平高,发展好的项目不一定能让职业选手获胜。

前两年有俄罗斯**《杀死慕尼黑》。我觉得有很多朋友看过。俄罗斯男子篮球队在1972年奥运会上杀了美国男子篮球,打破了美国连续12次奥运男子篮球冠军记录。

**虽然很火,但实际参加奥运会的男子篮球是大学生对,参赛选手只有4人之后才进入专业队。

也就是说,前苏联是职业运动员(体育公务员、大学生选手)。足球也一样。前苏联也只在1956年和1988年获得奥运会男子足球冠军。

为什么你认为中国足球职业化之前是亚洲一流选手?

理由是当时亚洲足球的专业化还不太普遍。比如日本1992年开始职业联赛。韩国在1994年职业化了联赛。

之前,日本和韩国的球队都是企业足球队,是半生产率的选手,所以和完全脱离生产的专业选手相比有优势。

但是,随着日本、韩国和亚洲各国足球的专业化发展,与大众基础和项目的详细情况相比,中国人只喜欢足球,不太喜欢足球,也不得不承认不喜欢让自己的孩子练习足球。

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社会医疗保障不如发达国家好。在这种情况下,让孩子走上“职业选手”道路的人不多。因此,推进职业化的好项目,我们的成绩都在下降。

不只是足球。篮球也一样。专业化时代也有姚明、易建联,但在职业化程度更深的今天,我们最好的运动员是周琦。去NBA照看净水器。

本质上,中国足球的职业化是成功的。成绩越来越差,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进步,而是因为其他国家的进步幅度比我们大。特别是韩国和日本这两个亚洲唯一的发达国家。严格说来,我们和日本和韩国的足球成绩的差距实际上是社会发展程度的差距。